除了检出冠状病毒的蝙蝠屎,还有哪些重口味的“粪便类中药”存风险

原标题:除了检出冠状病毒的蝙蝠屎,还有哪些重口味的“粪便类中药”存风险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让人们关注到一门“冷知识”——粪便类中药。

专供医护工作者线上学习、交流、传播的微信公号平台“健康界”近日刊文称,“新冠病毒可能来自制作中药的蝙蝠粪便”。

该文章称,近期,有研究人员在《应用微生物学》杂志发表论文,认为蝙蝠的粪便作为中药材,是人类感染冠状病毒的一个潜在途径。研究人员介绍,为了制作中药,捕捉、保存以及贩卖蝙蝠的人,也很有可能捕捉贩卖其它的哺乳动物,将它们和蝙蝠放在一起。

而这样做非常危险。研究人员称,这使得蝙蝠(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人为地与其他哺乳动物密切接触,从而使得病毒感染到新的哺乳动物,而一旦那个新宿主被感染,就会增大感染人类的风险。

健康界 新冠病毒可能来自制作中药的蝙蝠粪便

有专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药里的“夜明砂”,就是蝙蝠粪。“如果蝙蝠携带病毒,蝙蝠粪里会不会也有呢?”“(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团队在蝙蝠粪里,也确实检测到SARS相关冠状病毒。”

近来质疑“夜明砂”的科学性和安全性的声音越来越多。而在中药界,有关“夜明砂”的药用价值也一直存在争论。一位名叫李墨林的中医师曾撰文《用夜明砂为主药治疗青光眼经验介绍》称:蝙蝠的习性是昼伏夜出,它有一双奇怪的眼睛,白天看不见泰山,夜间却能察秋毫。它的主食是蚊虫,但偏偏不能消化蚊子的眼睛,因此,蚊子的眼睛都大量地积存于他的粪便之中。抓一把蝙蝠屎,一眼就可看到它那黑褐色比砂粒还小的晶莹小体,就是未被消化的蚊子眼睛,也就是夜明砂的主要成分。

但这一结论引发业界质疑。山西省新绛县人民医院专家杨春成表示,“抓一把蝙蝠屎,一眼就可看到它那黑褐色比砂粒还小的晶萤小体,就是未被消化的蚊子眼睛,也就是夜明砂的主要成分。我们读后甚为惊奇。”

杨春成说,为了证实这一点,研究人员将蝙蝠屎用蒸馏水稀释,用150倍低倍显微镜观察,连续观察十张片子,皆为未消化的蚊子翅膀、腿、嘴和一些躯体的残渣,以破碎翅膀和腿为主要成分,而眼睛只发现一个,并混在一个破碎的残体中(可能是头的残骸)。

“从我们这次观察来看,蚊子的眼睛并不是蝙蝠屎的主要成分。”杨春成说。

“使用粪便类中药治病是中医所特有的。”浙江省湖州市药品检验所专家顾林娜介绍,粪便类中药包括人粪便(水尿、人中白、金汁),动物粪便(五灵脂、蚕砂、夜明砂、望月砂、望月砂、鸡矢白、白丁香、两头尖)及粪便的加工制成品(人中黄、秋石)三类。数量虽然不多,但应用范围却比较广泛,遍及内、外、妇、儿科。

国家药典委员会关于确认拟在2020年版《中国药典》公开的中成药标准处方(量)、制法等内容的通知

在2019年第7期的《中医药临床》杂志上,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主任中药师朋汤义介绍了“人中黄”和“金汁”的由来。

“人中黄”又称甘草黄、甘中黄,是人粪便的加工品,制作方法是把甘草放于竹筒内,将竹筒浸于人的粪便内数日后取出待用。中医认为,人中黄具有清热解毒凉血的功效,常用来治疗温病发斑、大热烦渴、丹毒疮疡等;“金汁”又名粪清、金水,大多由十一二岁男童的粪便加工而成,制作方法是将收集来的粪便与上好的地下泉水或井水搅拌混合,过滤后将液体装入瓦罐中,再埋入地下封存,封存的时间越长,金汁的功效越佳。

研究显示,粪便类中药为人或动物体内代谢的产物,受饮食结构、健康状况、排便时间等许多因素的影响,复杂多变,因而其化学成分和含量是不稳定的,其临床疗效也是不确定的。

顾林娜说,流行病学调查表明,肝炎、肠炎、寄生虫等疾病的发生,与粪便污染水源、食物有密切关系,使用粪便类中药,难免会导致上述疾病的发生。

今年1月6日,国家药典委员会发布公告称,《中国药典》2020年版的编制工作进入收官阶段。这一新版,把那些野生资源枯竭、商品匮乏、存在明显安全性、伦理等问题(如化石类、人类胎盘类、动物粪便类等),以及基础研究薄弱的品种,从药典中退出或不再增加收入。但不排除中药类药品中仍含有粪便类成份。

责编:秦新安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