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汤山日记 | 北京小汤山定点医院核酸检测实验室是啥样?

原标题:小汤山日记 | 北京小汤山定点医院核酸检测实验室是啥样?

出品 | 搜狐健康

作者 | 宫小飞

编辑 | 班亚

北京小汤山定点医院核酸检测实验室是什么样的?

7名博士,13名硕士,19名中高级职称……这份支援小汤山定点医院核酸检测组的名单里,涵盖了北京市属22家医院检验科的24名精兵强将,他们两天集结完成,从无到有迅速建立标准化的核酸检测流程。

配置超乎想象

图说:参与首批核酸检测工作的六位成员杨添尹、孙宇、刘春艳、黄艳飞、张瑞、韩宗强(从左到右)

小汤山的这个检验团队,可谓是北京检验界的高手高手高高手。

北京小汤山定点医院核酸检测组第五组组长、北京肿瘤医院检验科主任徐国兵是检验届里的老前辈,今年57岁的他,参加过多次救援工作,在检验学界桃李满天下。谈到支援小汤山定点医院的核酸检测团队,徐国兵的声音里有几分掩饰不住地自豪:“我从来没有在任何救治工作中,见过如此多的精兵强将汇聚在一起,这里面很多人,都是我看着他们从本科到硕士,再到博士,最后成为检验学的专家。”

北京朝阳医院检验科副主任技师张瑞曾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做过访问学者,主要从事临床检验诊断标准化研究。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她主动报名,作为朝阳医院新冠核酸检测实验室领队,加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一线团队,她熟悉实验室工作流程、标准操作规程及生物安全防护。她作为先遣部队,提前到小汤山定点医院进行实验室筹备工作,任核酸检测组第一组组长。

核酸检测工作中,提取加样环节需要直接面对样本,在操作中会面临气溶胶传染的风险,是最关键也是最危险的一步。有着丰富临检经验的北京同仁医院检验科主任检验师黄艳飞,作为核酸检测组第二组组长,在首批核酸检测工作中,主动请缨,肩负起核酸提取加样工作,“我是党员,是主任检验师,是科微生物和分子组技术主管,我可以完成好提取加样工作。”

在核酸提取加样环节中,操作者需要将裂解液、结合液、蛋白酶、样本加入到盛有核酸提取试剂的96孔板,每个加样环节都是以微升为单位,其中最小加样量需要达到1.5微升。1.5微升是什么概念?一般实验室标准管的一滴水是50微升,也就是加样的精细级别要做到一滴水的三十分之一。

从事病毒感染学专业24年的北京儿童医院副主任技师刘春艳说,我们的核酸检测实验按要求每次由两人合作操作,并要进行三级防护,操作者需要佩戴N95口罩、两层手套、隔离服、护目镜和防护面罩,穿着厚重让精细操作困难重重,这就需要我们每一步操作都要投入极大的耐心和忍受力,容不得一点马虎。”

图说:徐国兵修订制度流程

“这支团队里的每个人都很厉害,每个人都能独挡一面,他们到了小汤山定点医院承担核酸检测工作以来,从不计较职务的高低,看到有他们在,我心里就踏实。”徐国兵说。

从无到有的背后

图说:张瑞和冯琳琳讨论工作流程

小汤山定点医院在此之前并没有核酸检测实验室。实验室建设是一项复杂的过程,建设起来需要考虑的事项有很多,例如实验室选址、设计和平面规划布局的确定、各种系统的设计等等。

北京小汤山定点医院检验科主任冯琳琳从大年三十开始就参与到核酸检测实验室的建设中,24小时坚守在工作岗位,“小汤山定点医院核酸检测实验室得到了北京市各方专家的支持,CDC、地坛医院、佑安医院的院感和检验专家多次到现场进行论证和指导,我们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完成实验室建设。”

由于实验室需要立即投入使用,各种仪器和设备在到达后要进行安装调试,各项工作流程和工作制度也要同步进行制定、完善。市属医院支援的检验专家发挥各自优势,投入到核酸检测实验室建设运行中。

朝阳医院检验科的张瑞和霍虹把自己医院核酸检测实验室的全部经验分享出来。

宣武医院检验科田德全负责新仪器的性能验证及盲样检测。

与此同时,黄艳飞还参与核酸检测人员技术培训工作,大家结合小汤山工作需要,将流程制度、操作事项进行了本地化的改良,最终形成了“小汤山版”的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流程制度,涵盖5大项51小项,包括人员安排、标本灭活及签收编号、核酸提取及加样、核酸扩增区、注意事项等内容,其中所有关键节点都用红色加粗。

张瑞说:“制度里的每个环节都是大家讨论后最终确定的,这份‘小汤山版’的流程制度是集合了市属医院各个检验科专家的智慧结晶。”

24小时从未间断的核酸检测实验室

图说:杨洪波协助每个人穿戴隔离服

小汤山定点医院核酸检测实验室启动后,24名医生分成六组,24小时不间断进行核酸检测,从开始的那一刻,实验室的灯光便从未熄灭,而保障检验人员零感染的,正是生物安全员。

杨洪波是北京小汤山定点医院检验科的生物安全员,曾经参加过“非典”的他,在小汤山定点医院检验科算是老兵了,他每天都要穿上隔离服到检验区的各个环节进行巡查,他说:“我的工作就是要守住底线,保证检验人员零感染。”

为了守住这个底线,杨洪波成为了别人眼里特别较真儿的人。大家在讨论防护流程时,就防护眼镜如何进行消毒进行了激烈的争论。有人提出,防护眼镜使用一次就消毒一次这样会更便捷。杨洪波却提出反对意见:用过的防护镜需要用消毒液浸泡过后再晾干,放到紫外线灯下消毒后才能使用,消毒时间会比较长,如果用一次就消毒一次,会容易影响使用效率。经过几番演练,杨洪波坚持的集中消毒防护镜方案更为有效和安全。

经过这件事情,徐国兵改变了对杨洪波的认知:“之前,我认为他不适合当生物安全员,但经过实践证明,小杨是最适合当生物安全员,他认真,讲原则。”得到徐国兵的认可,杨洪波有点不好意思:“这次能和各家医院检验科专家共同作战,最大的感受就是我们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了。”

图说:卢山穿上防护服进行核酸检测工作

核酸检测工作不仅复杂繁琐,还充满危险,从核酸提取、试剂配置、上机扩增到最后结果分析,至少用五六个小时。北京积水潭医院主管技师卢山在核酸实验室完成工作后,脱下防护服的内穿衣已经全部湿透,头发也湿成一绺一绺的,但他和每一个在这里工作的检验人一样毫无怨言。

张瑞说:“我们每个人在群里汇报工作时,都会说小汤山定点医院某某完成什么工作,大家也许不能清楚地记住彼此是从哪家医院来的,但此刻我们每个人都把自己当作小汤山的一份子,为抗击疫情筑起了一道坚固防线。”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