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迎春:迎春花开一瞬,人生步步死棋

原标题: 贾迎春:迎春花开一瞬,人生步步死棋

红楼梦里,贾迎春是贾府四春中的二小姐,为荣国府长房贾赦之女,贾琏之妹,跟探春、惜春一样,自小跟在贾母、王夫人身边长大,过了几年心净日子,尤其与众姊妹的大观园时光,是她人生中最值得回忆的一抹亮色。

迎春生性懦弱,人称二木头,针扎一下也不知道哎呦一声,在贾府众人眼中,最是个没气性好欺负的主子。因此,身边的婆子媳妇敢偷她的首饰去赌,敢在她的屋里大吵大闹,黛玉、探春都替她着急,而她对此却置若罔闻,好似没事人一般。

迎春的成长环境十分恶劣,生母去世早,父亲贾赦是个老风流,只顾自己快活,从不管她死活不说,最后还亲手把她推进了火坑。继母邢夫人更是个悭吝自私贪财之人,没事时不管她,出事后却跑到她房里数落。

生父继母的不管不问,已然让这个庶出的二小姐,失去了最大的保护与疼爱。更令人心寒的是,在荣国府管家的贾琏、王熙凤夫妇,作为迎春的哥嫂,却也从未见二人对这个妹妹有任何关照。

生在这样无爱的家庭中,让迎春过早地体会到了亲情的冷漠和人心的疏离,也将她置身到被身边的婆子媳妇等恶奴欺负的境地中,因为没有人能保护她。找不到精神归宿的迎春,只能从太上感应篇里寻求自我安慰,却从未意识到这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是对现实掩耳盗铃般地逃避。

也许正是原生家庭深入骨髓的影响,让她逐渐养成了懦弱的性格,成了人人都可欺负的对象,像一个迷途羔羊一般,即便首饰被偷,出嫁后被孙绍祖折辱,她也只能认命。哪怕装病不出,也丝毫不会有人刻意想起她来,似乎她的存在,永远都是可有可无的。

迎春天分不高,探春成立诗社,她自言不大会作诗,于是就负责社中出题限韵之事,就连诗社名号也是按照住处随意取的。懦弱温顺的二小姐,似乎不大合群,人多的家宴,诗社的聚会,她常常以生病为由,不大参与。显然她并非真的生病,而是不愿太多抛头露面。

迎春身边的大丫鬟是司棋,这也恰恰暗示了她的人生,正如一盘死棋,处处碰壁,无路可逃,是早已注定的。她只能选择躲起来,去看《太上感应篇》,以此来麻醉自己。

每条路都走不通的她,最终被父亲作主,嫁给了中山狼孙绍祖,金闺花柳质,连番被打骂折辱后,注定了她一载赴黄粱的凄凉结局。这个可怜的女孩,从未得到过爱,却死的那般迅速,惨烈。

每每读书至此,常常会掩卷沉思,如果迎春稍微争一下,是否她的人生就会不同?哪怕像惜春那样,敢于与家庭划清界限。如果她再勇敢一下,甚至能像探春一样,敢跟母亲理论。我甚至希望她能像夏金桂那样,至少可以辖治丈夫,不至于那么早香消玉殒。

迎春的人生中,还有一处令人难忘的温暖画面。大观园里众人作菊花诗一回,曹雪芹写众人姿态,特意写了迎春一笔,说迎春又独在花阴下拿着花针穿茉莉花。每次读到这个画面,就感动不已。原来曹雪芹的悲悯之心,从未遗忘这个不被人注意的懦弱小姐。

谁能想到,这个遇事逃避,被下人欺负,被丈夫打骂的懦弱姑娘,也有如此温馨美好的时光。她也正如那茉莉花一般,独自散发着芬芳,而这大概也是迎春难得的展露少女天性的真实一面,更是红楼梦里最有画面感的一段文字,也是最唯美的一幅画面。

那是三秋时节,众人钓鱼的钓鱼,说笑的说笑,吃酒的吃酒,唯有生性温和的迎春,慢慢走到花阴之下,在那个安静祥和的午后,轻柔缓慢地用绣花针,一朵一朵地穿着茉莉花,享受着这难得的幸福时光。

同样,在芒种时节众人饯花神一回,得知黛玉尚未过来,迎春却玩笑地说黛玉是个懒丫头,也许还在睡懒觉呢。这样的画面,语气,令人不禁莞尔。原来懦弱的迎春,也会玩笑,也有天真活泼的一面。

或许,她的青春芳华,也曾如茉莉花般,悄悄绽放过,只是这个柔弱的女孩,终究抵不过残酷的现实,无法像三姑娘探春那般,与命运做持久的抗争,她最终选择了逃避和认命,因为她的人生早已被堵死,注定是一盘死棋。

后来我一直在想,那个秋日午后,迎春所穿的茉莉花,最终她会穿成一个手串,还是一个皇冠?也许她穿起的,是自己最难忘的大观园里的幸福时光?

作者:夕四少,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